中国水产频道报道,

茜素红染色的透明鱼骨骼标本

出品|新浪科技《科学大家》 撰文|徐旭东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 编者按: 不知你是不是很喜欢吃鱼,鲜美爽滑的鱼片是否让你欲罢不能?头疼的是,鱼中的小刺却让你很受伤。那你是否有被鱼刺卡住过,你对此是不是又爱又恨?有人说鱼刺卡住会伤害食管甚至会扎在心脏上。本想美美地吃一顿,一不小心却受了伤。你是否觉得很沮丧?那么你有没有想过:要是有一种鱼没有小刺那该多好呀。问题来了,我们能否培育出既美味又没小刺的鱼呢? 吃鱼卡住怎么办? 我小时候有两次被鱼刺卡住喉咙。按照大人们的说法吃口饭就能把刺吞下去,但我没有一次成功,无论怎么办都感到那根小刺挂在喉咙里。大人们又出主意,喝醋能软化鱼刺。似乎有道理,但要活生生让鱼刺跟醋酸反应直到软化,那要喝多少醋呢?喝两口就酸得不行,再也不愿试下去。后来连咳嗽带灌水,不知怎的鱼刺就没了。之后慢慢就学乖了,吃鱼时小心翼翼把小刺在嘴里剔干净,很多年没再卡过。 卡鱼刺的麻烦淡忘了,也会麻痹大意。八年前,我在家里吃清蒸武昌鱼,吃得津津有味。一不小心,隐藏在鱼肉里的一根小刺挂住食道,吞饭,喝水,咳嗽,无论怎样折腾,它既不出来也不下去。一直到第二天,堂堂教授只好去医院求助。医生给我用了麻药,把一根有体内窥视和机械操作功能的长管子从鼻孔插进去,伸到食道把那根顽固的小刺取出。那根小刺一头带血,显然是扎在了食管上。 能否培养出无小刺主养鱼? 不久前参加一个学术研讨会。一批鱼类遗传和育种学家在讨论基因组、转录组、发育和免疫基因表达等等高大上问题。我请教专家们能培育出没有小刺的鱼吗?他们没有一人给我肯定答复。有的说,那些小刺对鱼的肌肉有支撑作用,去掉小刺会使鱼的游泳受影响,竞争力削弱;有的又说,有小刺的鱼肉才鲜,中国人选出来的主养鱼,青、草、鲢、鳙、鲤、鲫、鳊,都是按自己口味选的,都有很多小刺。 可是,仔细想想,我发觉或许专家所言差矣,因为鲶鱼、黄鳝、黄颡鱼几乎没有小刺,鳜鱼刺少,还有虹鳟鱼,好吃而且刺软。海产的鱼,譬如鳕鱼、黄花鱼,还有比目鱼类,也大多没有小刺。所以,小刺对于鱼类应该不是必须有的结构! 我们称为小刺的东西实际上是鱼类的肌间刺,或者叫肌间骨,与鱼类的主体骨骼系统有着不同的发生过程。鱼类的头骨、脊柱、肋骨、鳍骨和带骨这些主体骨骼的发育要经过三个阶段,即膜质期、软骨期、硬骨期,也就是说要先成为软骨,再成为硬骨。而肌间刺为膜性硬骨,在发生过程中不经过软骨阶段,直接成为硬骨,它们分布于脊椎两侧肌肉隔膜中。在鱼的发育过程中,肌间刺从尾部向前端依次出现,在肌间小刺发生时,其他骨骼已完成硬骨化的过程。 在鱼类的演化史上,小刺经历了逐渐增多、形态趋向复杂,之后又逐渐减少、消失的过程。在低等真骨鱼类中小刺较多,而在较高等的鱼类则完全消失。所以,无论从个体发生还是演化历史来说,小刺与主体骨骼的发育过程应该是有不同控制途径的,也不是鱼类生活必需的结构。

2011年7月Time封面 不幸的是,被中国人选中的主养鱼种都是小刺很多的。那些没小刺的鱼一般养殖成本较高,或者娇气不好养,在产量上难以与常见的7大主养鱼相匹敌。相比起来,西方人更会挑食,只吃从海洋捕捞的没小刺的鱼。但是,西方人也承认,靠捕捞是不能满足对鱼类需求的。美国Time杂志曾推出封面文章“The Future of Fish”,指出“我们的海洋将被捞净”,认为应该用养殖代替捕捞。目前,中国淡水鱼养殖量占全世界的三分之二。所以,谁将拯救世界渔业?最有可能的是中国人。不过,问题就出在中国的主养鱼刺太多,这些鱼到了美国没人爱吃,倒带来生态灾难。 怎么办?我认为,中国科学家应当拿出当年攻关杂交水稻制种技术的智慧和勇气培育无小刺主养鱼品种。这并非小题大做。在中国人的食谱中,动物性蛋白营养有三分之一来自于鱼类。所以,鱼类的品种改良和养殖问题是实实在在的国计民生问题。 培育无小刺主养鱼现状 鱼类遗传学界有一位叫罗琛的侠客,要么像我一样曾深受鱼刺之害,要么深切体察老百姓被鱼刺卡喉之苦,毅然带领团队选育无小刺草鱼突变体。我在2015年1月的《科学通报》看到这个团队的报道“生长发育正常的无肌间刺草鱼突变体”,觉得眼前一亮,好像见到当年袁隆平在这份刊物的论文“水稻的雄性不孕性”。他们通过生物技术手段筛选到无肌间刺的草鱼突变体,观察到无肌间刺突变体的脊椎、附肢和整个形体都正常,生长和运动也没有问题。这样看来,肌间刺确实不是草鱼身体支撑和运动所必需的,其发育有不同于脊椎骨和附肢骨的遗传调控机制。退一步说,即使缺少小刺可能影响草鱼在自然水体的运动速度和灵活性,在人工养殖条件下其实也并不会造成影响。因此,我认为用现代生物技术很有可能培育出淡水主养鱼类的无肌间刺品种。 私下里了解到,近几年,我国鱼类育种界越来越关注这一问题。但是,这种老百姓最希望做的研究却难以得到官方的资助。原因主要是没谁能预期何年何月选育出无小刺鱼种,申请书难写,写了也没人批;即使有谁得到一小笔经费尝试一下,做个三五年不见无小刺鱼选育出来,支持的部门也就失去了兴趣。 其实,当年袁隆平研究水稻雄性不育性,搞杂交水稻,又何尝不是在做一件难以计划的事情?摸索多年才想到寻找野生稻雄性不育株,之后大海捞针般找到梦想中的“野败”,与栽培稻杂交,开始得到的却是增产稻草不增产稻穗的“傻大个”。老袁是幸运的,那时的湖南省和国家科委领导像探索革命道路一样坚定支持他在科学上的探索,最终才成就了中国杂交水稻的伟业。我想,今天的遗传育种手段要比当年丰富得多,研究队伍也强大许多倍。袁隆平先生刚出道时只是湖南安江农校的一名青年教师,而现今的队伍里教授、博导、海归数不胜数。对于关系国计民生的科研目标,如果同时给十个团队以持续支持,让他们分头探索无小刺主养鱼的育种,哪怕只有一个团队最终取得成功,那也是十分值得的,也是老百姓所乐于看到的。 中国总要在科技方面做几件原创性的事情使世界受益。或许,很多年以后,中国人培育的无小刺主养鱼将成为对世界的又一大贡献。 :科技 培育鱼类 水产养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