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p&nbsp&nbsp&nbsp特色养殖为群众开辟了又一条致富的路子,鼓了村民们的钱袋子,而在我市康乐乡杜家坪村也有一户特色流水养殖,我们一起去看看。&nbsp&nbsp&nbsp&nbsp杜炳海是这家流水养殖场的负责人,自2010年开始搞起了流水养鱼,到现在已经5个年头,别看他是个80后,但是对于养鱼来说,他可是个行家。&nbsp&nbsp&nbsp&nbsp有了一身养鱼的本领,杜炳海便用到了自己的养殖中,从最初只养殖了四大家鱼,到目前他的养殖场包括裸鲤、丁桂、江团、武昌鱼、青波、荷花鱼等20多个品种,年产值达到4、5万斤,杜炳海也得出了一个经验。&nbsp&nbsp&nbsp&nbsp杜炳海的养殖场的水源取自几公里以外的山泉水,有了优质水源的保证,杜炳海的养殖场才得以生存。然而,养水还得养氧,为了解决养殖池的溶氧问题,杜炳海专门购进了一台水产养殖溶氧监测仪。&nbsp&nbsp&nbsp&nbsp杜炳海告诉我们,他的养殖场鱼品种多,除了有专门的草料喂养之外,杜炳海还为鱼配置了一个特别的食物。&nbsp&nbsp&nbsp&nbsp没想到我们的鱼儿还吃得是五谷杂粮,也正因为如此,他的流水鱼对外反响也特别好。&nbsp&nbsp&nbsp&nbsp名声打出去了,杜炳海养鱼的信心也增加了,对于未来,他也有着新的期盼。&nbsp&nbsp&nbsp&nbsp不管是养殖的泥鳅、冷水鱼还是其他水产品,都是依托于我市优良的天然水资源,而我市的生态、绿色、环保的特色水产品也将走出大山,走上更多市民的餐桌。

&nbsp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n2018121810091798.jpg>拆了猪栏,林顺兴夫妇二人安心养起生态鱼。&nbsp□记者
郑雨萱 通讯员 詹国兵
杨明泉&nbsp文/图&nbsp&nbsp&nbsp&nbsp&nbsp&nbsp打开投食器,启动开关,随着饵料散落,波光粼粼的水面上鱼群跃起,争相抢食……在南平市延平区炉下镇下岚村林顺兴的养鱼基地里,每天都会出现这样壮观的场景。&nbsp&nbsp&nbsp&nbsp“时隔十年,吴丹溪的水又清了,我又能养鱼了。”作为南平市整治延平区畜禽养殖污染攻坚战的亲历者,林顺兴庆幸自己又回归了老本行。&nbsp&nbsp&nbsp&nbsp一头扎进养猪大潮&nbsp&nbsp&nbsp&nbsp1992年,年仅20岁的林顺兴承包了5亩鱼塘。“当时镇上养猪的人并不多,好生态就是养鱼的关键。”林顺兴说,随后的四年时间内,他的鱼塘扩张到了60亩。&nbsp&nbsp&nbsp&nbsp但传统养鱼之路没有让他走得太远。&nbsp&nbsp&nbsp&nbsp炉下镇位于闽江上游。上世纪90年代水口电站建设,延平区成为全省第二大库区,炉下镇是库区移民重镇之一。库区失地农民要找出路,生猪养殖成为首选。2007年前后,炉下镇上游6个村的村民群起养猪。&nbsp&nbsp&nbsp&nbsp“养猪能致富,当时养猪还有补贴呢。谁家没养几头猪?”随着镇上猪栏越建越多,林顺兴发现水源受到严重污染,流进鱼塘的水养不活鱼。&nbsp&nbsp&nbsp&nbsp他不得不堵塞引水管,靠接蓄雨水养鱼,但杯水车薪解决不了问题。由此,养鱼量大幅度减少,林顺兴不赚钱反亏本。&nbsp&nbsp&nbsp&nbsp“当时吴丹、罗坑、洋头三溪水体均为劣V类,水体污染超出正常指标70多倍,怎么养得了鱼?”炉下镇党委书记何宏说。&nbsp&nbsp&nbsp&nbsp昔日美丽的吴丹溪,变得像泥浆一样浓稠,散发着恶臭。2010年,林顺兴迫不得已在鱼塘边也建起养猪场,一头扎进养猪大潮。&nbsp&nbsp&nbsp&nbsp&nbsp全镇第一个卖猪人&nbsp&nbsp&nbsp&nbsp2012年以来,炉下镇养猪热度不减,仅下岚村就存栏近20万头。&nbsp&nbsp&nbsp&nbsp生猪存栏量大大超出环境承载能力,给生态带来了极大破坏。林顺兴敏锐地观察到,到吴丹溪和周边流域考察监测的人越来越多。&nbsp&nbsp&nbsp&nbsp“我是真不想养猪啊!猪价波动大,亏亏赚赚,算到头不仅没赚多少,我们夫妻俩的身体反倒拖垮了。”去年正月初九,林顺兴咬咬牙,把存栏的430头生猪,以每公斤16元的价格全部卖出。&nbsp&nbsp&nbsp&nbsp“别人都不卖,你急什么?”正月里猪价不好,全村人都无法理解他的举动。&nbsp&nbsp&nbsp&nbsp然而,就在林顺兴卖猪后一天,南平市整治畜禽养殖污染攻坚战,在延平区打响了。林顺兴因为是全镇最早卖猪的人,备受瞩目。&nbsp&nbsp&nbsp&nbsp去年上半年,延平区拆除了4469家养猪场,削减生猪216万头。林顺兴所在的炉下镇,共拆除1604户猪栏,削减生猪80多万头,炉下镇一跃成为“无猪镇”。&nbsp&nbsp&nbsp&nbsp通过集中整治,吴丹溪水质从劣Ⅴ类提升到目前稳定的Ⅲ-Ⅳ类。&nbsp&nbsp&nbsp&nbsp到去年5月,延平区境内20条受畜禽养殖严重污染的小流域全部消除劣Ⅴ类水质,创下全省畜禽污染集中整治时间最短、力度最大、成效显著的战绩。&nbsp&nbsp&nbsp&nbsp&nbsp还是得吃“生态饭”&nbsp&nbsp&nbsp&nbsp大量养殖场拆除,阻断了污染源,解决了畜禽养殖污染问题,但也为退养户寻求新出路设下难题。&nbsp&nbsp&nbsp&nbsp“有污染的产业肯定是做不成的,还是得吃‘生态饭’。”林顺兴思前想后,决定重拾自己的养鱼事业。&nbsp&nbsp&nbsp&nbsp在清流、龙岩、漳州等地做完市场调查后,他从厦门引进高效循环流水生态养鱼新技术,前后投入110万元,对传统鱼塘进行技术改造,搭建4条流水槽,开启仿生态工厂化养鱼模式。&nbsp&nbsp&nbsp&nbsp林顺兴一边向记者演示手机里的鱼塘监测软件,一边说:“现在搞数字化养殖,用手机就可以查看鱼塘的溶氧值、水温等数据变化,数值一有异动就会发起警报,晚上再也不用熬夜守鱼塘了。”&nbsp&nbsp&nbsp&nbsp鱼塘里的高科技,让林顺兴夫妇俩养鱼事半功倍。&nbsp&nbsp&nbsp&nbsp“过去鱼塘养鱼的溶氧值不好控制,鱼苗的存活率低。”林顺兴说,如今水槽配置推水增氧设备,让塘水在合理的溶氧值区间24小时循环流动,鱼苗的成活率达到98%。人工模拟的溪流环境,让鱼儿逆流而上,成为肉质紧实的“跑步鱼”。&nbsp&nbsp&nbsp&nbsp林顺兴深谙“养鱼先养水”的道理。鱼的排泄物和饵料残渣,随着水流推向水槽末端的集污区,经过污水循环处理,鱼塘保持最佳水质。&nbsp&nbsp&nbsp&nbsp“循环水鱼塘养出的鱼,肉质细嫩,没有土腥味,养到三个多月就可以上市。虽然单价比市售的同类鱼高1元钱,还是供不应求,鱼儿被福州的餐厅早早订购一空。”林顺兴说,4条循环水养鱼塘年产量在10万公斤以上,是过去传统养鱼产量的10倍。&nbsp&nbsp&nbsp&nbsp尝到甜头的他,计划再建8条工厂化渔场养殖生产线,预计年产鱼量可达200吨。&nbsp&nbsp&nbsp&nbsp“绿水青山环境下养出的生态鱼,是最好的招牌。”林顺兴说。

&nbsp&nbsp&nbsp&nbsp2017年3月4日,中国水产养殖网一行来到位于安徽省铜陵市义安区顺安镇金港村的安徽张林渔业循环流水养殖基地,这是安徽首家、中国第二家开展池塘循环流水养殖的企业。2013年底其投入资金引进相关设备、技术,在与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淡水渔业研究中心、美国大豆协会、省市县水产部门建立了良好的产学研合作关系的基础上,在全省率先采用高效低碳池塘循环流水养鱼技术养鱼,一期建成5套循环流水养殖系统,鲈鱼单产为92.57kg/m3。2015年在不断总结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张林兵又开始建设第二套循环流水养殖设施,2016年9月投入试运行。

试养三文鱼摸技术、探市场

&nbsp&nbsp&nbsp&nbsp对于一个搞互联网的人来说,要弄懂溶氧、PH值、氨氮值或者标苗、分塘之类的概念有多难?
&nbsp
&nbsp&nbsp&nbsp&nbsp不过当安徽张林渔业有限公司负责人张林兵告诉我,他的池塘里,一条长22米宽5米深1.7米的水槽可以养出2.5万—3万斤黄颡鱼的时候,我在心里立刻打起了投身水产养殖的小算盘。一个循环流水槽有187立方水体,按年产25000斤鱼算,每立方水体每年出鱼134斤,2016年黄颡鱼的塘口收购价是11.5元/斤,每立方水体产值1541元,一条水槽年产值可以达到287500元。合肥房价按15000元/平方算,一条水槽年产值可以在合肥购买20平方左右的房子,如果我有五条这样的水槽,一年下来,岂不是就可以实现我置业霸都的梦想?

近日,本刊记者慕名来到广东省韶关市乳源瑶族自治县探访三文鱼养殖。在当地渔业部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从乳源县城出发,峰回路转约一个半小时车程,记者找到了这个传说中…

图片 1

2012年10月,徐桥东以28元/斤的价格从湖南拉回了一批规格为2斤/尾的三文鱼进行试养,货值3.8万元。由于有产卵、掉鳞、水霉病等现象,这批鱼陆续出现死亡,最后一条活的也没有剩下。徐桥东坦言,见此情景都直想掉眼泪。得知他第一批鱼养殖失败,湖南、云南和四川的三文鱼从业者再次提醒徐桥东水温过高不适合养三文鱼,但他并没有打退堂鼓。2013年3月~9月,徐桥东又陆续从湖南运了第二、第三和第四批三文鱼回来。由于有了第一批的经验和教训,后面的三批鱼养得比较顺利。

图片 2
数据储存中心

徐桥东,是乳源县洛阳镇狮石村一名普通的农民。1997年开始,徐桥东在当地承包农村电网工程,业务量最多的时候,徐桥东手下有7个施工队,给近两百人发工资。由于工程风险高和精神压力大,2007年以后徐桥东逐渐退出电网工程承包,并开始考虑寻找新的出路。

&nbsp&nbsp&nbsp&nbsp涉足苗种繁育,引进加州鲈鱼原种

“包工头”转行养鱼

图片 3
张林渔业循环流水养殖项目二期工程

铁了心要养三文鱼

图片 4
这份执着也许就是水产人“工匠精神”

花重金建造流水养殖场

&nbsp&nbsp&nbsp&nbsp采访结束离开铜陵的时候,张林兵说帮个忙帮助接送一位来自江苏的水产专家。原来一直到现在,他都没有自己的车,我又想起在养殖基地看到的简陋的板房办公室,与此相对应的,却是越来越现代化的养殖场、越来越科学化的管理方式。我想,在这样一个物欲横流的时代,能够有自己内心的坚持、专注于自己事业的乐趣、并且以此回报社会的,就是我们不断强调的“工匠精神”吧。
&nbsp

徐桥东告诉记者,直接把商品鱼拿回来试养,一是摸索养殖经验,二是为了探一探市场需求。据了解,徐桥东的三文鱼目前暂时只在乳源县城的两家高档酒店销售,价格为60元/斤,比进口的或从外省来的三文鱼要贵上15~20元/斤,但其新鲜度和口感是经过长途运输的冰鲜三文鱼所不能及的,因此在当地颇受高端“吃货”的青睐。

&nbsp&nbsp&nbsp&nbsp与人玫瑰手有余香

近日,本刊记者慕名来到广东省韶关市乳源瑶族自治县探访三文鱼养殖。在当地渔业部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从乳源县城出发,峰回路转约一个半小时车程,记者找到了这个传说中的三文鱼“秘密养殖基地”——洛阳镇云子潭水产养殖有限公司。这是一个建在峡谷中的流水养殖场,占地仅十余亩,全场没有一台增氧机,养殖池呈阶梯排列,潺潺的流水声不绝于耳,透心的凉意扑面而来。

图片 5
张林渔业三期工程,苗种的繁育车间

原本只打算投资50~60万元建设的养殖场,实际上花了徐桥东280万元。原来,在听取有关专家建议后,徐桥东信心大增,决定要干就大干一场,场地的设计和建造都相应提高了标准。为了保证常年都有充足的流水供应,他还在上游建造了水坝。据徐桥东介绍,坝内水位最深处达8米,可储存7000~8000立方水体。这个小型水库相当于一个天然的水体净化器,就算下大雨水源也不会混浊。记者在现场看到,水源从坝口流出后分三路走,饮用、灌溉和养殖互不耽误。下游的12个养殖池全部用水泥建造,呈阶梯排布,池内山溪流水源源不断。

&nbsp&nbsp&nbsp&nbsp不断钻研,勇于创新

徐桥东进一步查阅三文鱼养殖技术资料时看到,三文鱼也是冷水性鱼类,但其养殖水温要求在20℃以下。他多次向云南、四川和湖南养三文鱼和卖三文鱼苗的公司咨询自己的家乡是否适合养殖三文鱼,得到的回复竟出奇的一致:水温太高,不适合养殖。其中一个在湖南某水库用网箱养三文鱼的老板曾经在粤北山区也待过几年,他语重心长地告诉徐桥东,如果在乳源养得活三文鱼,他又何必跑那么远到湖南去养。仍不死心的徐桥东又来到乳源县畜牧兽医水产局。得知徐桥东想养三文鱼的消息,该局专业技术人员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徐桥东曾经看到技术资料上有写,要是养殖水体的溶氧足够丰富,水产动物对水温的耐受能力会相应提高一些,因此他仍然坚持要试一试。见徐桥东如此执着,乳源县畜牧兽医水产局当即决定支持他试一试,并派专业技术人员协助他进行试验。

图片 6
第一期的5条流水槽
图片 7

养鱼离不开水。为了详细了解家乡山溪水的水质指标,2010年徐桥东测了一整年的水温。他发现,洛阳的山溪水水温全年最高为22℃,最低为7℃。此外,他自费将家乡的天然山水拿到权威部门进行检测,检测结果令他兴奋不已:这些山水不仅水质优良、溶氧充足,还富含多种有益的矿物质,用于水产养殖得天独厚。说干说干,随后徐桥东积极与当地村民协调土地用于建造养殖基地。他坦言,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遇到难以说服的村民,他曾登门十余次,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nbsp&nbsp&nbsp&nbsp从2014年投产以来,张林兵不断根据养殖品种生活习性等状况,亲自对整个系统进行了各种优化,通过持续不断的数据积累,已经形成了一套更加符合养殖品种生活习性需要的系统,可以根据不同时段、不同周期实现精细化管理。现在,原来引进系统时的单位能耗每小时7.5千瓦,现在只要1.5千瓦,每斤鱼的电费成本可以控制在5分钱左右。
&nbsp
图片 8

鉴于山区特有的优良水质和自己花重金打造的流水养殖场,徐桥东从一开始就不满足于只养一个品种。徐桥东一直在琢磨,再增加一个足够特别而又量少价高的养殖品种。他在百度搜索引擎上输入“最好吃的鱼”几个字,发现网络上有不少帖子对云南、四川等地水库养殖的三文鱼评价非常高。外省养殖的三文鱼可供游客自己钓上来直接食用,而游客看中的正是三文鱼的新鲜度。经常在外面有应酬的徐桥东对三文鱼也略知一二,新鲜三文鱼和冰鲜的吃起来确实相差甚远。

&nbsp&nbsp&nbsp&nbsp为了储存各种数据,他又专门建立了自己的数据储存中心,鱼塘里的所有数据在实时传递到终端后,最后沉淀在服务器里,通过对这些影像数据的分析,慢慢掌握了其中的规律性,根据其中的变化做出针对性的处理,极大减少了人工的同时,却做到了更加的精准养殖。比如应该如何控制水的流速,如果水的流速过小,可能水体里面的溶氧会不足,如果水的流速过大,就会增加鱼的体能消耗,饵料系数就会增大,成本就会增加,但是与此同时,如果水的流速太大或者太小,都会不利于鱼粪的收集,如何去把握各个环节之间的配合度,必须要有长时间的数据积累来分析才能达到。

2011年11月,徐桥东梦想中的云子潭水产养殖基地终于得以动工建设。基地规模不大,仅有十余亩。据徐桥东回忆,当时所有亲戚朋友听说他要在这么小的山沟里建场养鱼都觉得不可思议,劝他放弃,认为这么小的地方养不了几条鱼。

&nbsp&nbsp&nbsp&nbsp张林兵说多年来的创业过程中,政府一直在给予他很大的支持,现在自己的养殖场发展到了一定的规模,如何多做一些回报社会的事情,帮助更多的乡亲实现共同富裕是自己最大的心愿,所以这几年,他主动与政府对结,为愿意投身于水产养殖的农户传授经验,并且无偿向农户赠送各类种苗,在养殖过程中为他们提供技术支持,鱼养大了又为他们联系销售,多年的坚持下,已经让周边很多农户走上了一条养殖致富的新路。

2012年8月,徐桥东的流水养殖场正式投入使用。他以4.5元/尾的价格买回2万尾杂交鲟鱼苗,每个池子投苗约4000尾。养至2013年4月,这批鱼就达到了1.8~2斤/尾的上市规格,陆续把鱼卖掉,徐桥东一算账,发现自己这批鱼净赚了20万元。第二年,他又进了3.5万尾杂交鲟鱼苗继续养殖。

I池塘循环流水养鱼

在这里,记者不仅看到一群群色泽鲜亮的三文鱼在清凉的水里自由穿梭,还见到了“粤北三文鱼养殖第一人”徐桥东。

&nbsp&nbsp&nbsp&nbsp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有了这样一套科学养殖的系统来辅助决策后,张林兵将养殖的目光投向了高端鱼类,2016年成功养殖出刀鱼。近年来作为长江三鲜的刀鱼、越来越稀少,长江水生生物资源持续衰退,2016年农业部对《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对水生野生动物调整方案公开征求意见里,刀鱼、鲥鱼都被列入其中。据称市场上正宗江刀大一点的要数千元以上一斤,有时还有价无市,目前市场上的是湖刀、海刀也都价格不菲。三年前,经过不懈努力,他成功捕捞到野生刀鱼,在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淡水渔业研究中心及地方水产部门的帮助下,终于摸索出人工刀鱼养殖的模式。今年张林渔业人工养殖的刀鱼可以少量向市场进行供应,为企业带来不错的经济效益。
&nbsp
&nbsp&nbsp&nbsp&nbsp2016年,经农业部渔业渔政局和国家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批准,在省、市渔业部门的支持和美国奥本大学教授JESSE&nbspA.&nbspChappe11的帮助下,张林渔业又成功引进加州鲈鱼原种,这是中国大陆地区首批从美国本土引进加州鲈鱼原种,接下来该公司将着力培育加州鲈鱼的亲本和育种,预计在2019年开始可以对外供应苗种。
&nbsp
&nbsp&nbsp&nbsp&nbsp现在,养殖基地的第三期工程正在施工中,3000㎡温室、四条多功能循环流水水槽、孵化厂房、预计在4月中旬就能投产,到时可以实现多种苗种的孵化和养殖,并向周边市场供应,所有的设计图纸都是他自行设计,而这套系统正是他在之前经验积累之下自行优化设计的,与之前的循环流水系统已经大不一样,总投资规模达到400余万元。
&nbsp
&nbsp&nbsp&nbsp&nbsp张林兵告诉我们,他的目标是将循环流水养殖技术应用到苗种培育、驯化、商品鱼养殖,所有的循环流水系统连结起来,打造成一个大的完整的循环流水系统,在这个过程中必须严格控制水的流速流量,做到数据化管理、数据化养殖,到时候就能真正的实现工厂化养殖了。但是,这种工厂化养殖的成本会比传统的工厂化养殖的成本低很多。以前每养1斤鱼的电费消耗要达到2毛多,但是现在通过精细化管理可以控制在5分钱以下,非常的节能。事实上,循环流水系统进入中国的时间还比较短,完全掌握里面的诀窍肯定有一个过程,从不成熟,到半成熟,到完全成熟肯定是有一个过程的。从2014年它进入中国,到引进到安徽,我们一直在做的事情,就是摸索它在实际运用过程中的方法、积累经验、搜集数据,比如这几年来的所有的天气预报、水体溶氧、PH值、氨氮、水流、鱼类排泄物、鱼类在水体活动等变化的影像数据在这里全部被储存起来,现在积累了十几个TB的数据量,最终通过科学的方法来分析,让它形成一套能够真正为中国的水产养殖户解决问题的方案,这就是一个通过实践让它不断成熟的过程。

徐桥东有个表侄在当地一个水库里养鱼,2007年因大量死鱼而背了一身债。但他向徐桥东透露,自己仍不死心,还打算重新养鱼,不然没法还债。“养鱼亏了本,不养又无法还债。”从表侄的话里,徐桥东听出了其中的道道——养鱼利润可观。那时起,他心里便燃起了从事水产养殖的念头,并开始通过上网留意和了解水产养殖相关信息。

为了增加底气,徐桥东前往乳源县渔业主管部门咨询。当时乳源瑶族自治县畜牧兽医水产局水产养殖高级工程师杨谷华认为,云子潭水流落差大,溶氧充足,结合常年水温较低的特点,可进行冷水性鱼类的高密度养殖。于是,没有任何养殖经验的徐桥东打算先从杂交鲟养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