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蚬子是安徽阜南县曹集镇的名吃,被誉为“淮河鲍鱼”,为曹集乃至阜南的一张名片。当地人说,如果你春天到曹集,没吃蚬子,等于没去曹集。如今,这些令曹集人自豪的水产品却遭遇尴尬。因非法采沙泛滥,目前已基本没人在淮河曹集段捞蚬子,人们大老远去曹集吃的蚬子,实际是从河南固始县贩运来的。“淮河鲍鱼”令曹集人引以为傲曹集人习惯叫淮河里产的多种贝类为蚬子,蚬子的吃法很多,清蒸、红烧、煎烩。改革开放前,群众生活水平低,吃的是粗茶淡饭。但对于常见的蚬子,村民并不怎么待见,原因是村民不会加工,蚬子做出来不好吃。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人们开始追求绿色天然食品,蚬子作为河鲜,深受食客追捧。作为淮河蚬子的主产地,曹集的厨师是烹饪蚬子的佼佼者。很多酒店专门请曹集厨师去烹饪蚬子。当地群众作为捕捞和贩卖者,在蚬子的捕捞、交易和加工过程中,获得了不错的收入,更促进曹集餐饮业的发展。此外,在十多年前,曹集蚬子已销往江浙的高档酒店,与海鲜媲美。近年来,每逢春天,去曹集吃蚬子,看淮河风光,总是城里人常说的话题。特殊水下环境孕育美味贝类很多去曹集吃河鲜的人,都想知道蚬子到底是什么?当地很多人也不清楚。“群众所说的‘蚬’,中文名为橄榄蛏蚌,属瓣鳃纲、蚌目、蚌科。”市水产管理局渔政科科长丁图强说。橄榄蛏蚌在淮河阜南县王家坝段至颍上县王岗镇柳林孜村段均有分布。王家坝是淮河上游和中游的交界点。淮河上游水流湍急,至王家坝进入中游后,水流速度减慢,泥沙沉淀,水下地貌地质适合贝类生长,如橄榄蛏蚌等均在此安家。随着淮河水质转好,曾一度消失的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佛耳丽蚌,又出现在淮河及洪河河道内,还有猪耳丽蚌和背瘤丽蚌。其他鱼类的种群也得到恢复,这是一个可喜的现象。就在水产管理部门为淮河水生生物种群得到恢复而欣喜时,淮河非法采沙开始泛滥。非法采沙危及淮河栖生物淮河蜿蜒曲折,在曹集附近有两个小于45度的大转弯,形成一个巨大的“N”字。在曹集集市南头一转弯处,沙场密布,如山的沙堆一个连着一个,共有近百个。沙堆旁的河道边,停舶有大量吸沙船,有的船正在往岸上卸沙子。在阜南县城居住的李先生喜欢摄影,几年前他曾到曹集拍淮河风光,当时曹集非法采沙的不多,河边沙堆很少。他没想到,如今沙堆已堆满了河滩。“吸沙船白天一般不吸沙,很多都是夜里偷偷吸,一船能装几百吨。”曹集镇任郢村村民说。非法采沙主要是通过船头的吸沙管,从河底抽上水和砂石的混合物,通过过滤网后,颗粒大的鹅卵石和杂质被拦住,与河水一起被倾倒回淮河,而颗粒较细的河沙穿过过滤网后,落入船舱中。看似很简单,但对农田和堤坝损伤很大。丁图强说,采沙除破坏河道外,对河底栖生物,特别是贝类危害非常大,河床被毁,贝类失去生息场所,贝类进食、繁殖均受到影响,这对贝类种群的打击是毁灭性的。同时,采沙增加了水体的悬浮颗粒,悬浮物,大量的有机质冲向下游,增加了水质的悬浮物的浓度。水体生态系统被破坏,需要花力气去修复。生态系统的形成和维持,需要很长时间,生态修复也需要一个过程,后期修复代价会很大。十年前,下河“一会就能逮一筐蚬子”曹集镇郭台子村民老程说,在十多年前,淮河岸边有坡,水深到膝盖或及腰,河里蚬子非常多,村民下河,一会就能逮一筐。后来淮河里有人用船吸沙子,因吸沙子利润高,吸沙船越来越多,河下的沙子被吸走,河道变深,现在河岸已经没有坡,靠岸边的河水都有两三米深。蚬子生存的河床被破坏,未长大的蚬子被吸进吸沙泵,吸沙泵叶轮将它们打碎,连同沙子一块,被堆在沙堆上旱死。现在,蚬子的数量急剧下降,加上非法采沙使河道变深,村民已无法捞蚬子,也没有多少蚬子可捞。曹集镇任郢村村民老任家住在淮河坝子上,门前就是川流不息的淮河。在河边长大的他,很熟悉淮河。但现在他很少下河,因为门前的河已经不是以前的河,河岸很陡,河水深不可测,万一掉下河,想爬上陡峭的河岸很不容易。除非家里人想吃河里的鱼虾了,老任才会架船到淮河里捕捞。“这一段河里的虾好得很,虾一身都是白的。外面几十块一斤的河虾都不能比。”老任自豪地说。如今,曹集已很少有人再捞蚬子,现在曹集街上买的,饭店里做的蚬子,多是从河南固始县的河流里捕捞运来的。各地食客来曹集镇吃的蚬子,已不是淮河曹集段所产。村民盼望淮河能休养生息面对千疮百孔的淮河,老任说,如果吸沙船停止吸沙,被破坏的淮河河床几年差不多能恢复,到时还能再捞蚬子。但从目前的情况看,很难管住吸沙船。因为淮河是安徽省与河南省的界河,吸沙船在河上吸沙,遇阜南方面检查时,吸沙船就开到对岸,河南方面检查时,吸沙船又开到河这边,检查人员奈何不了吸沙船。为解决淮河非法采沙船在两省之间摇摆不利执法的难题,前不久,阜南、固始、霍邱三县建立河道采沙管理信息共享机制,相互提供非法采沙相关信息;建立联合监管机制,设立联合监管站点,加大日常监管力度,严格履行各县区职责,相互配合,抽调足够执法力量开展联合行动,确保联合整治效果。河道管理部门工作人员表示,非法采河沙屡禁不止的最主要原因就是违法成本太低,非法采沙行为最多是行政违法,不构成刑事犯罪,涉案金额再大,组织实施者也不会坐牢。处罚方式往往是罚款,再严重点就是拆除采沙设备,而一套采沙设备只需要六七万块钱,对于采沙高额的利润来说罚不抵过,船主没有受到多少实质性的惩罚,只要有机会,仍会卷土重来。而无度采沙造成的破坏,需要几代人才能修复。

仅以清蒸的“鲜”为例,朱和强咨询了几家饭店,每只的价格均在20元到30元之间,“一份菜价格达200多元”。而菜市场内,生“鲜”的价格仅为20元一斤,每斤大约6到7只,平均每只的价格只有三四元。

402com永利 1

402com永利 2

3月21日上午,阜阳市民朱和强专门开着私家车,来到阜南县曹集镇,买上几斤蚬子。

402com永利 3

昔日难上餐桌,今成淮河名吃

402com永利 4

已引起当地监管部门重视

402com永利 5

记者手记

安徽财经网讯:春节过后,一种名叫“鲜子”的淮河河鲜,火爆阜南沿淮各乡镇,甚至阜南、阜阳。近几年来,它的出现,吸引了方圆数百里的食客。被当地人赋予了“淮河鲍鱼”的美称。

即便这样,段云强的生意也未受到影响,目前,他每天的销量均达百斤左右。曹集镇农贸市场内几家蚬子摊位的日平均销量也在300斤以上。

402com永利 6

几家饭店负责人对颍州晚报记者表示,除蚬子数量锐减外,近年来用工成本上涨,也是蚬子价格上涨的一个因素,“最近几个月饭店工作人员累得夜里睡不着,肯定要支付加班工资”。

淮河河鲜 火爆阜南 – 24H – 。俗话说“走千走万,不如淮河两岸”,淮河流域文化源远流长,其美食之丰富多彩享誉全国。鲜子是大自然对淮河人的馈赠,淮河,曾经给阜南人民带来了数不尽的灾难,但同时也养成了阜南人不屈不挠、乐观豁达的优秀品质。北岗南洼的地理优势,使得阜南物产丰富。勤劳智慧的阜南人民,创造了阜南丰富的物质和精神文明,也创造了多种美食。如今的阜南人安享盛世,乐享美食,早已爱上了这里的一草一木,冬去春来。

402com永利,后来,粮食产量逐渐提高,当地群众开始将“鲜”和“蚬”作为一种小吃,做法不断更新。但是,更多的时候,当地群众捕捞它们,是为了养鸭、喂猪。

402com永利 7

颍州晚报记者获悉,目前《阜南县旅游总体规划》已经成型,阜南县将以王家坝国家湿地公园为核心,融入阜南美食、湿地景观等元素,打造阜南县的“全域旅游”。

402com永利 8

遗憾的是,因为工作太忙,未能来此尝鲜。今年他特地学习了蚬子的烹饪方法,准备买几斤回家给家人尝尝。之所以没有选择当地的饭店,是因为近年来蚬子不断上涨的价格。

402com永利 9

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曹集蚬子迅速扬名。如今,每年元宵节之后,清明节之前,前来曹集镇品尝蚬子的游客络绎不绝。每逢周末,曹集镇几家经营蚬子宴的饭店,甚至出现了“一桌难求”的场景。

402com永利 10

曹集蚬子的火热程度,被阜南县王家坝市场监督管理所工作人员证实。据介绍,目前曹集镇主营蚬子宴,且规模较大的饭店大约有六七家。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上述饭店每天接受预订的总数超过100桌。

402com永利 11

在曹集镇老一辈村民的记忆中,“鲜”和“蚬”与甲鱼、泥鳅一样,只是为平淡的生活增添一份色彩,自己吃吃还行,家中来客,这些东西绝不能端上餐桌,否则就有轻视、慢待客人之嫌。

402com永利 12

据阜阳新闻网报道,蚬子是阜南县曹集镇的名吃,被誉为“淮河鲍鱼”,为曹集乃至阜南的一张名片。当地人说,如果你春到曹集没吃蚬子,等于没去曹集。

402com永利 13

“也有人在网上炒作,一定程度上抬高了蚬子的价格。”人和酒店经营蚬子宴多年,在当地小有名气,酒店负责人程芳芳告诉颍州晚报记者,进入春季以来,她们每天的预订量都在6桌左右,价格比较平稳,“清蒸的‘鲜’每只15元左右,烧的蚬子每份48元”。

402com永利 14

移动互联网时代,一种地方小吃的迅速扬名,以及市场的形成,有它的偶然性,也有它的必然性。前提是这种小吃必须有过硬的含金量,曹集蚬子明显具备这样的特质。

402com永利 15

早在去年,他就从微信朋友圈中看到,蚬子肉质鲜嫩,性温,补气,低脂肪高蛋白,富含钙、磷、铁等丰富矿物质,具有滋阴明目、软坚化痰、抗癌之功效,号称“淮河鲍鱼”。

春节过后,一种名叫“鲜子”的淮河河鲜,火爆阜南沿淮各乡镇,甚至阜南、阜阳。近几年来,它的出现,吸引了方圆数百里的食客。被当地人赋予了“淮河鲍鱼”的美称。
–>凡市场星报、安徽财经网、掌中安徽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于市场星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者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授权的媒体、网站,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市场星报、安徽财经网或者掌中安徽”,违者本单位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助力

402com永利 16

10多年前,曹集蚬子仍藏在深闺,知之者甚少,价格极低,当地群众捕捞后多用于饲养家禽、家畜。

“沿淮二月柳初芽,正适河鲜出水沙”。近日,记者赶到阜南县的曹集镇。发现这个镇上有大大小小数十家饭店,生意火爆,他们大都在以这种“鲜子”为招牌菜。而最为有名的当数“曹集老五饭店”。

“曹集蚬子名声大了,市场需求量增加,但是产量却下降了,价格自然上涨。”憨厚的老刘懂得这个道理。这个春季,他一直奔波在淮河岸边。

市场星报、安徽财经网记者 韩辉 巩彬 杨文艺 文/图

阜阳市民口中的蚬子,在阜南县曹集镇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外形如鸭子嘴一样的贝类,当地群众称之为“鲜”;一种为马蹄状,只有拇指大小,当地群众称之为“蚬”,去壳后销售。

402com永利 17

但是,我们应该充分意识到,曹集蚬子的“品牌”、生态结构以及市场都是脆弱的,随着曹集蚬子名声不断远播,相关的市场应该逐步走向产业化、规范化、制度化,这样才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生存、壮大。这需要当地群众、经营者、职能部门携起手来,用心培育和呵护。

402com永利 18

以清蒸“鲜”为例,王家坝市场监督管理所给出的指导性价格是,每只的最高价在20元至25元之间,绝不能出现类似于青岛“天价虾”的事件,否则损害的将是曹集镇和阜南县的利益。

402com永利 19

我们之所以探寻曹集蚬子价格上涨的原因,是为了防止青岛天价虾、哈尔滨天价鱼等类似有损市场事件的出现,让曹集蚬子走得更稳,走得更远。

402com永利 20

村民老程告诉颍州晚报记者,曹集紧邻淮河,历史上洪灾不断,庄稼产量较低,每年清明前后正是青黄不接之时,几乎家家断粮。

402com永利 21

“饭店里吃顿蚬子宴动辄上千元,甚至几千元,一般工薪阶层很难消费得起。”网络上,关于曹集蚬子价格猛增的议论逐渐发热。生活中,曹集镇的渔民和商贩也感受到这一点。

据史料记载,“鲜子”从宋朝始就被视为席上珍品。关于“鲜子”《天门县志》有这么一段记载,宋太祖赵匡胤微服逃脱郭延成的追逼,过竟陵县河,舟子不收渡费。他登基后,诏封天门县河小板至截河河段为“义河”,并免除渔课,该河段所产蚶蛎,特冠以“义河”二字。义河亦即唐茶圣陆羽所赞誉的“西江”河段,水质明净,流速悠缓,两岸林木葱郁,河床为粘土砾石结构,天然饵料丰富,最适于蚶子穴居繁衍,故义河所产蚶子最佳,冬季与孟春,是食蚶季节,在当地视为席上珍品。鲜子,有记载它主要生长在长江流域的湖泊与河口交汇处。而它生长在淮河的历史却鲜有文字记载。地处淮河中游的阜南县曹集镇,淮河在这里弯了几个弯,使得每一个弯道的外侧河床,水流悠缓,硬沙土质非常适合这种河蚌的生长。

以前,淮河中采砂船较少,忙碌一个上午,就能捕捞上百斤。如今,淮河中采砂现象较为严重,蚬子的数量急剧下降。老刘开着摩托车要到50多公里以外的地方捕捞。“早晨5点开始,晚上8点结束,捕捞量只有100斤左右,收入1000元左右。”

记者在曹集老五饭店看到,所谓的“淮河鲍鱼”,是一种长的像梭子一样的河蚌。淮河岸边的阜南人称它为“鲜子”。实际上它的学名叫“橄榄蛏蚌”。橄榄蛏蚌为我国特有水产物种,主要栖息于水质清澈、有一定水流的河口及湖泊相连的河口处。

愿曹集蚬子越走越远

402com永利 22

国家旅游局要求各地申报国家级名小吃时,阜南县旅游局报送了两种美食,其中就有“曹集蚬子”。

记者在查阅《本草纲目》等医学史书时了解到,经常食用“鲜子”不仅能“化痰消积、清热燥湿、滋阴明目、软坚化痰”,现代医学也发现,橄榄蛏蚌营销丰富,它不仅含有大量维生素,还有防癌、抗癌之功效。

据介绍,“蚬”生活在河中的泥沙中,要用渔网淘;“鲜”生活在河底,竖立在硬土里,张嘴捕食水中浮游生物,渔民在长竿端绑个铁丝钩探捣,感觉一软一紧就是被“鲜”夹住,提起便有收获,称为掏。

402com永利 23

3年来蚬子价格涨3倍

如今,在老五的带动下,仅曹集镇就有大大小小数十家餐馆在以“鲜子”来招揽顾客。他们像老五一样,靠经营河鲜过上了好日子。不管是地处濛洼的曹集、郜台、老观、王家坝等乡镇,还是在阜南县城、阜阳市区,都有不少经营淮河河鲜的饭店,他们吸引了方圆数百里的顾客。

收获不过百斤左右

变化在无意间发生。七八年前,一些网友、驴友被王家坝一带蓄洪区的美景所吸引,来到了曹集镇。无意间,他们品尝了当地人做的蚬子,并视为人间美味。

颍州晚报记者随后在曹集镇走访多家饭店,相关负责人给出的价格大致相同。仅以清蒸的“鲜”为例,即便是河水上涨,食材短缺时,每只的价格也只在20元到25元之间。

曹集镇居民段云强经营生蚬子10多年。据介绍,今年生“鲜”的最高价格为40元/斤,目前的价格是20元/斤,而在三四年前最多不过几元,“三年价格涨了大约3倍”。

“曹集镇的旅游刚刚起步,蚬子功不可没,我们肯定会高度重视,认真培育。”曹集蚬子价格的变化,以及网络上的评论,已经引起当地相关部门的重视。

相关情况

奔波50多公里

58岁的老刘,户籍属于河南省固始县,地理位置上与曹集镇一河(淮河)之隔,10多岁起他就跟着父母下河捞蚬子。

所幸淮河曹集段水流缓慢,泥沙中生长着很多贝类。春荒之时,群众下河捕捞“鲜”和“蚬”食用,以解燃眉之急。

当地几家饭店的老板抓住商机,反复实验,以“鲜”和“蚬”为食材,推出了几道美食,“款待”八方来客。一些网友,还把蚬子宴制作的过程和聚会的场景录制下来,上传到网络。

近年来,曹集蚬子名声日盛,价格不断攀升。如今,在曹集镇吃顿蚬子宴,动辄上千元,甚至数千元。不少市民和网友连呼“吃不起”!

阜南县王家坝市场监督管理所工作人员程涛告诉颍州晚报记者,曹集镇各家饭店对蚬子宴的定价,虽然是一种市场行为,市场监管部门无权干涉,强制定价。但是,根据生“鲜”和生“蚬”的市场价格,该所已经给出一个带有指导性的价格,以规范市场行为,防止客源流失。

相关文章